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有一种伤痛叫成长“在某个广告中看到这句话,觉得很有创意且回味无穷。这也是我看完《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后很深的感受。

    《唐山大地震》根据小说《余震》改编。可见电影的名字更适合商业操作。地震后发生的心灵创伤其实是这个故事的主题。地震这样的灾难的确会给人造成创伤,它太震撼,太惨烈,以至于我们的各种感觉器官实在承受不起,所以凡亲历大地震的人多少都有些心灵伤害,包括那些救助者。

      1976年的唐山,生活着幸福的一家:卡车司机方大强,妻子李元妮,一双龙凤胎儿女。7月28日凌晨,睡梦中的人们没有意识到灾难来袭,7·8级地震让一座城市在23秒的短暂时间成为废墟。
      方大强遇难,两个孩子被同时压在了同一块水泥板下,救一个必将压死另一个。的确任何一个母亲在这样的时刻都无法抉择。随着那一句“救弟弟”,姐姐方凳的世界坍塌,创伤来源此处却并非产生于此。事件不是形成创伤的根源,而是由事件产生的信念决定是否形成创伤。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他们不会理解成人的想法,只能用有限的认知解读事件,于是,方凳可能形成的信念是,“我不好,妈妈不要我了”“我不如弟弟,我的生命不值得珍惜”,这种被抛弃感在她将来的梦里时时出现:父母和弟弟迎面而过,独独没有她。最后是怨恨,不是恨他人就是恨自己。方凳的恨,一恨32年——她的方式,和过去“绝交”。
     为什么同样事件里的人有人会形成这样的信念而有些不会?其实方凳形成这样的信念,和母亲对待她和弟弟的方式息息相关。影片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虽是双胞胎,姐姐却承担着保护弟弟的责任,妈妈重男轻女的态度,潜移默化地已经为形成不合理信念种下了种子,地震时的那句“救弟弟”,也不过是让这颗种子破土而出。她如何不恨!
    而母亲元妮,尽管撕心裂肺,尽管肝肠寸断,生活已然如此,只有继续。唯一不同的,她的世界“成为废墟”。灾难中存活下来的人,很多都会有内疚感:“他们死了,我为什么还活着?”对于元妮尤其如此,丈夫死了是因为救她,女儿死了是她做的决定,所以她不能原谅自己,尽管意识层面她也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人们的生活状态不是由意识决定而是潜意识,就是那些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东西。在她的潜意识里面她欠着所有人的债,丈夫的,女儿的,婆婆的,儿子的···虽然她活着但心已然死去,她必须用自己的一生来祭奠丈夫和女儿。只有这样她才能平静,才能安心,才能支撑着活下去。
     弟弟方达,失去了一条胳膊,因着这一条胳膊,母亲对他也深有歉疚,这份歉疚加上固有的对男孩的看重,方达亦需承受很多,也要付出更多甚至他的人生才能回报母亲,“爱”过多就是负担。加上姐姐的死,是压在他心头的重负,他觉得永远欠着姐姐,是自己害死了姐姐,不光自己要活还要替姐姐活着。所以当他不能承受这些压力之时,他会想“当初不如救我姐”。也许这种感觉太过强烈和压抑,于是他选择了离开,凭自己的能力创造生活。这样更加重了他对于母亲的亏欠,这也是多年后,他夺走了另一个母亲(他的妻子)的孩子,做为自己的替代送给他母亲。
     活着的人都在煎熬,但人们不会甘心在痛苦中挣扎,总会寻找各种机会修复创伤,而修复创伤最好的办法的是面对创伤事件,重新解读。(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通常也是这样处理)。姐弟俩等到了这样的机会,三十多年后汶川地震重新激活了那些埋在心底里的伤痛,其实它们从未离开。姐弟俩同时来到汶川,救别人也是救自己。(当然这是电影,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当方凳看着一位母亲因不忍让更多的人死去,而决定锯掉孩子的双腿时,她开始理解当初那个站在废墟上说“救弟弟”的母亲是如何痛心疾首。这时她开始放弃童年时建立的信念,转而用成人的思维重新建构,创伤得以修复。弟弟因遇见姐姐,自然去除心头压抑的愧疚。母亲尽管老去,但女儿的出现终于给她的人生带来一丝希望和安慰。
      真正让我们留恋的并不是电影本身,而是我们内心的期待:那些长久淤积的悲伤和痛苦需要找到共鸣,无意识寻找另一种方式试图修复我们自己的伤痛,不管最终是否如方凳那样幸运,当然也有可能再次受伤,起码这部电影使某些情绪得以宣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样悲壮的电影会由一个以拍摄喜剧闻名的冯导来诠释。
     有人说“他拍喜剧是给人民挠个痒痒,拍悲剧是刮个痧。”说的太好了!刮痧可是很爽的,并且效果不错。不论如何电影里最后大家都获得了原谅,所以心里总算输了口气。但真正的悲剧可能不是这样的,真正的悲剧可能是方凳永远无法原谅母亲,而母亲一生如此封闭自己,那个本来应该在母亲怀里自由成长的叫“点点”的孩子,在一个对“全世界”都内疚的奶奶抚养下可能被过度补偿,长大后会对他的父亲说“我恨你”。电影不仅不是真正的悲剧,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连小说都比不了。小说《余震》里,方凳被养父母收养,但曾经被养父性骚扰,所以这一段电影看起来很莫名其妙,她怎么就上学几年不回家呢?这才是真正的悲剧。我想电影不这样拍不完全是担心毁坏人民军人的形象,观众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我们害怕看见自己肮脏丑陋的一面。毕竟看电影还是想间接的治疗一下自己,谁也不想再次被创伤。
       生命中总会遇到伤痛,尼采说——杀不死我的东西必定让我强大!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