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苏秋羽

    不 久前遇见一个四岁小男孩,长着一副机灵聪明相,但看到腿上身上随处可见的创可贴,我诧异他竟受了如此多的伤,问其母亲说是因为身上过敏长了些“小籽籽”, 就非贴创可贴不可。我仍然感到困惑,这并不在创可贴的治疗范围之内?妈妈似乎看出我的不解,笑着解释:“是儿子坚持要贴的,并且还不让用其它的药擦,直到 全身上下都贴满了才做罢。”我笑道“这么说,也许在他更小的时候,父亲或者母亲对他最初的伤口处理总是用创可贴,这一定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是啊,以 前只要一碰伤,他爸爸就给他贴创可贴,但这和他现在的行为有关系吗?”这位母亲的话让我想起了很多幼儿类似的行为,每天坚持盖固定的一个小毯子,还不让妈 妈洗;上幼儿园要从家里带些玩具,否则就哭闹不止;只吃家里带来的面包而不吃幼儿园的饭……

 

    现 代精神分析客体关系学派心理学家将这些特殊的玩具和玩物叫做“过渡客体”。过渡客体并不是任意的拥有物或玩具,对孩子来说,它意义非凡!温尼科特认为:婴 儿从全能的控制感(幻想)过渡到被外界所控制(现实检验),需要幻想一个中间的状态——部分是主观的,部分是现实的原始状态。换句话说,当母亲离开他们的 视力、听力或感知范围,那些玩具、小毯子、小毛巾等似乎是与母亲的链接,种种过渡客体可以暂时替代母亲提供给孩子温暖和安全感,让孩子在内心拥有“母 亲”,它们铺平了母亲作为外在客体到母亲作为内在存在的转变之路。一旦孩子可以自发地产生想象,用过渡客体替代母亲的存在,母亲的缺席就变得不那么令孩子 难过了。

 

    在 整个童年期孩子都会继续拥有过渡客体作为对抗父母离开、不在场或抛弃的保护。如此看来,创可贴带给那个小男孩的感觉,可能只是他在心里与父亲的链接,创可 贴可以让孩子感到父亲就在身边。父母不在时,孩子需要和想念他们,过渡客体使这种想像不是令人恐惧的幻想,同时能忍受与父母的分离,假若在一个人的成长过 程中有多一些的过渡客体陪伴,他们就可以很好地开始走上成为独立个体的道路。

 

    当孩子渐渐长大,会拥有不同的过渡客体,是什么使一个玩具可以成为过渡客体而另一个就不可以?Sheldon Cashdan在 他的《客体关系心理治疗》中作了详细的叙述:可能仅仅是在发展的某个点上,当儿童正要处理分离问题时,这些玩具或玩物是可以获得的,而较少和玩具的自然属 性有关。在发展的这个阶段,感受远比逻辑重要,并非成人认为重要的东西孩子就认为重要,也许我们觉得毫无价值不起眼的物品,在孩子眼里意义重大。

 

    当一个孩子只拥有一个过渡客体,那么与过渡客体的分离将是异常困难的。比如一个孩子每天都盖固定的一床小毛毯,如果换成另外一张便不允许,即使清洗也要让它尽快晒干。而一个拥有众多过渡客体的孩子,当一个过渡客体不在身边,还可有另一个,对于分离的处理就相对容易得多。

 

    随 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过渡客体的的需要会越来越少并难以察觉,但它依然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存在着。当你从各地去参加久违的同学聚会,分别之际总不忘买些纪念 品;孤独的旅人,离家时不忘带一两件心爱之物,其实这些都是温暖、亲切和安全感的提醒物。金钱也有类似的作用,我们的父辈不断的忙于工作挣钱或者存钱,内 心总觉得缺少什么,似乎看着银行存折里数字不段增加才会稍许安心。而年轻的一代,表现为拥有很多的衣服、书籍、各种玩具游戏···

 

    过渡客体既然为分离服务,那么什么是分离?为什么说分离是生命中永恒的主题?

 

    人 的一生是不断分离的一生:呱呱坠地的那一刻,从温暖的子宫来到不确定、不可控的世界,分离就已经成为命运的注定,这也是生命最初的分离;婴儿与母亲首先是 身体的分离,从共生状态慢慢形成母婴两个独立的个体,经过分化、分裂阶段,孩子逐渐开始有了“自我”意识,这是从心理上开始分离;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上幼 儿园,再接下来小学、中学、大学;谈恋爱或者失恋,有了好友或者吵翻了脸,结婚或者离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一步步离开自己,然后老了离开这个世界,周 而复始……

 

    不 太良好的分离,会让个体在成年之后再次面临分离之时难以忍受:如失恋离婚后自伤自杀等极端行为;久久不能走出亲人离世的阴影;初次离家求学的孩子,变得少 言寡语,身体不适;甚至只是出差、搬家等等,长期无法适应。前几天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家里有很多用不上的东西,像碗筷、多年没穿的衣服,总舍不得丢弃 为此发愁,因为屋里乱糟糟的,现在终于开始整理丢弃了一些东西,但又有些割舍不下。我告诉他这样很好,不能丢弃的并不是那些东西,而是“丢弃”本身。现在 他能够舍弃那些东西说明已经可以承受因丢弃带来的“分离”这样的感觉。

 

    美国心理学家斯考特·派克则称,懂得分离的爱才是“真爱”。父母要意识到主动与孩子分离,这样可促进孩子的健康成长,并让他最终成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

 

    分离是人生的一部分,面对如此众多的分离,过渡客体的重要性似乎是允许这个过程随着时间而逐步发生,创可贴的心理学意义在于,这个四岁的男孩当父亲不在时,不会感到自己完全淹没于被抛弃的想法和感觉中,创可贴链接着父亲,或者说创可贴象征着父亲。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