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我和我身边的人
             ——评韩剧《顺藤而上的你》
     这是一部韩国国民戏,讲的就是身边的婆婆妈妈,鸡毛蒜皮,这样的戏要拍好委实不易,拍的人太多,太烂没什么看头,也许正因为如此拍好了受众才多,据说收视率很好。一个大家族,加上奶奶共十多个小家庭的悲欢离合,枝枝蔓蔓,藤牵茎绕却又脉络清晰,条理分明。故事由一个创伤事件贯穿始终,但并不悲情,反而像一部喜剧,告诉你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创伤问题,但生活依然要继续,要悲中作乐。看完全局最大的感受是掉进了五味瓶里,又好气又好笑,又纠结又畅快,就像你我真实的生活,身边亲切的每一个人,即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又是他人生活的配角。
      男主角房贵男五岁时因为妈妈临产生妹妹,和妈妈在市场走失,辗转到孤儿院,后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长大,三十年后回到韩国,因童年孤独的经历并不打算结婚,偶然的机会遇到大龄女车允熙,被她的正直和善良打动,而允熙也极度厌恶韩国的婆媳文化,不想嫁人。得知男主角是孤儿后,两人相爱结婚,允熙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不像其他朋友陷入纷乱的婆家纠纷中。然而好景不长,过了两年幸福的二人世界后,贵男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于是允熙要面对的是奶奶,公婆,三个姑子,公婆的两家叔叔婶婶,还有自己的妈妈,哥哥嫂子,弟弟···
      故事里的人在谈论别人时经常形容“那个人很奇怪”,允熙就是这样“奇怪”的人,她的奇怪相对于她的环境,大韩民族和中华文化有很深的渊源自不必多说,这样的文化不太允许一个人个性张扬,尤其女性应该是顺从的,乖巧的,压抑的,与世无争的,一如她的婆婆,几十年背负丢失儿子的罪责,老公正眼也不看她,婆婆不给她好脸色,明知错不在己却默默忍受从不分辨。允熙不是这样的,她懂得说出来,当婆婆把气撒在她身上时,她会问“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此戏最大的看点,当人们有了矛盾不满之时,能够合理表达情绪。这一点美国人看了可能觉得没什么,大家都这样啊,有什么不高兴就说出来,沟通好了不就解决了。中国人不是的,韩国人应该也不是,大家都不喜欢说,喜欢压抑,忍无可忍时愤怒便如排山倒海袭来。(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中国近代史战乱不断是不是几千年压抑的结果?)
      婆婆明知自己找茬,也很委屈:我的婆婆就是这样对我的,难道你就不可以忍受吗?允熙当然不会,她愿意替家人分担,但不是这样。她知道婆婆对自己的人生也不满意,那不是她想要的人生。她正直善良,第一次遇见后来的丈夫,是到贵男工作的医院做采访,看见一个“权威医生”置病人安危不顾,只是为了做秀,她愤怒的谴责他。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女性形象,美丽时尚喜欢名牌衣服、鞋包;照顾助手,体恤下属,遭遇不公正待遇会找老板理论;坚持原则,没想好要孩子时,任老人不断施压依然坚持;丈夫提议收养孩子,觉得自己不能负责,可以拒绝。费劲心机要把大小姑子嫁出去,但会真心替她们分担痛苦,帮助他人。什么都好的基本已经不是人了,允熙还是个人,活生生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像生活在你身边的一个闺蜜,你知道她有能力保护自己,有困难可以和她倾诉,在她软弱时也能和你抱怨。这样的女性形象符合这个时代的特征:独立,思想自由,有价值。所以她的婆婆在抱怨自己白活了一辈子时,对儿媳妇羡慕嫉妒恨“我没你有福气,下辈子也要找一个我儿子那样的老公。”婆婆尽管在人生垂暮之时得到理解和补偿,但忍不住让人唏嘘,会不会太晚了,相较于长长的一生时光流逝。
      允熙活得很精彩,少不了她丈夫的功劳,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形象,毕竟人家是在美国长大的,异国他乡的文化能否熏陶出这样的男人,我不知道。但这样的形象一经问世,那些花美男们立刻就要化为青烟遁去。贵男知道婆家势力强大:奶奶,父母,三个姐妹,发生矛盾时坚定地站在老婆这边;有貌美年轻的追求者贴过来,直言不讳地拒绝,一点暧昧余地都不留;偶尔呷点小醋只为增加情趣,并且事业有成,英俊潇洒。仅这几点,淡定如我也忍不住高山仰止,令人神往。女人喜欢,男人自然不满,身边有那么优秀的人,即使嘴上不说,损伤脆弱的自恋还是绰绰有余。允熙的嫂子悲愤地问她哥哥:“我为你付出那么多,迄今你只会告白‘老婆,我破产了’而不是‘我爱你’,同样的性别,怎么会差这么多呢?”小叔把贵男堵在门口,责备他说:“这不是你一个人生活的世界,因为你,周围的男人们活得越来越疲惫了。”不管怎样,男人们,这样的要求太高的话,做到一半也好,不行去西方取取经,活在一个信息汹涌的时代,如果你还是从“朝鲜时代”走出来的男权主义者,你周围的人不幸福,你也不幸福。幸福婚姻不止女人重要,男人也要努力,靠你靠我靠大家!
      奶奶很传统,是整个家族的主心骨。爷爷早已去世,影视作品里的女人活得都比男人长久些。奶奶唯一的愿望是有生之年找到丢失的孙子贵男,再后来盼着孙媳妇怀孕生子。公公婆婆也是传统的夫妻,因早年失去儿子,对他俩身心影响极大,彼此互相伤害,前半生几乎毫无乐趣。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贵男得知允熙怀了几个月的胎儿流产后(这也是创伤事件),为妻子准备了一个仪式,家人的爱和关怀也是允熙能够尽快修复伤痛,恢复情绪的最好途径。所以当家庭中出现创伤事件,如不能彼此安抚,互相责备只能令创伤加倍伤害加深!大家族中公公的兄弟自然不能缺少,二叔(公公的二弟)一家属于社会少数,典型的商人形象,工作就是一切,看起来事业很成功,只是家庭冷冷清清,嫁给这样的男人一定要谨慎,不要被满眼的繁华所迷惑。二婶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和贵男走失有极大关系:当年二婶再次流产后,无人安慰倾诉疑似产后抑郁神志恍惚,恰遇和妈妈走散的贵男后再次走散,为此整整背负三十年情感愧疚无人可诉,多年后事情浮出水面,对一个五岁的孩子,记忆是否真实且不可说,“本身亦无真相”,人道点儿来看,二婶在创伤状态下任何行为都可以理解,但对家人及自己的伤害罄竹难书。让人不仅感叹,世上从无秘密,再难也要面对终是解决之道!小叔小婶一家代表大多数人的生活,简简单单快快乐乐,没什么思想,唯一发愁的是“钱”不够用。婆婆娘家人在戏里毫不逊色,两个妹妹,一个是在婚姻中离离合合最终被小妹纠缠。另一个有点花痴形象的老处女,沉浸在父爱幻想中,不断纠缠姐姐,形象不好表演却很是出彩。
     允熙妈妈一家的生活也极具特点,父亲在她三岁时去世,小小年纪她要承担家庭的责任,对比她小12岁的弟弟,她更像母亲。哥哥懦弱无能,全靠嫂子撑着整个小家庭,嫂子典型的老师形象,讲道理能把人讲的七窍生烟,上吐下泻,(让我想起大话西游里的三藏同志)。允熙妈妈面对女儿在婆家的不公常常忿忿不平,面对自己的媳妇态度又截然相反,像不像我们自己?
     年轻人的生活精彩多了,首当其冲便是爱情。贵男丢失除了父母老人心痛伤心,对整个家庭直接间接影响难以衡量,他的姐姐房一淑像妈妈一样小心翼翼为了自己的丈夫孩子奉献青春,直到丈夫出轨抛家弃女让她幡然悔悟,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在允熙的帮助下华丽转身,终于找到自身价值而不必走妈妈的人生老路。妹妹房二淑因出生那天哥哥丢失,从没过过一次生日,没人怪她,但不言而喻谁都不敢提这件事,她的出生是不被欢迎的,她感觉的到,所以她从不任性撒娇,什么都靠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女汉子。在家庭系统排列中,如果一顺有三个孩子(贵男未在家中成长,可以暂时忽略),并且三个孩子同一性别,老二一般都与众不同,更何况二淑内心承担着整个家族不能言说的责备,沉默寡言自不必说。灰姑娘一定要遇上王子,韩剧的主要佐料在这里加上了,二淑的老板,允熙当家教时的学生,话说一直暗恋允熙的一个高富帅适时出现了,这个富二代一直很低调,只在追求二淑的过程中想尽办法炫富,和员工打牌输了点钱,兴致勃勃的炫耀:咱家有的是钱。还被打击:输这几块钱也值得说。让人忍俊不禁。小妹旁末淑(据说女孩这样的名字在韩国是极“土”的,可见这个家族的传统)属于那种难缠的小姑子,典型的小女孩形象,自我任性,敢爱敢恨,为了心爱的人可以付出一切。和嫂子两人互相讨厌不待见,当发现自己的恋人是嫂子的弟弟时,那可是晴天霹雳。当然允熙也毫不客气的把小姑子找她的麻烦一一还给她 。这是韩剧的另一份佐料“巧合”,在韩剧里可以看见各种“巧”。这一对郎才女貌,分分合合,如时下年轻人的恋情,人若少年须轻狂。
     整部剧轻松诙谐,笑点常常出人意料,多角度多视角,人性的弱点都被呈现,显得人物性格个个饱满完整,精彩随处可见,如东方文化下的礼仪,我们一边嘴上客气着,一边在心里鄙视对方。都被渲染的淋漓尽致。唯一不足之处感觉结尾太过仓促,就像一条河流酣畅的流淌着,平缓处戛然而止意犹未尽。
     本想选几个点来写,写着写着就成了流水账,自我安慰一下无所谓了,呈现给大家不同的人的生活方式也是此剧想要呈现的吧?生活本身就是一本流水账!那些跌宕起伏恩恩怨怨都是幻象。我们生活在一个丰富的世界,不同人生活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喜好,就是我和我身边的人。看看别人再想想自己,我在什么位置?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