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偶然再见这部影片的重播,又勾起了我的兴趣。许三多这个人物,离我们理想的军人形象的确是相差太远,木讷、迟钝、憨厚、实在,但这恰恰又可能是一个现实中的军人,刚刚从大山中走出来,不明白人情世故,不懂得世事无常。一如当初的我们!

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是三个儿子中最小的那个,从家庭排序来看他应该是最受宠,最被父母哥哥疼爱的那个,然而现实的残酷和贫穷无法让他得到这样的待遇。他是多余的,没出息的,总是被欺负的,所以他叫三多,这个名字无时无刻在提醒他身在这个世界的价值。名字本身也传递着养育者赋予我们的希望以及失落,母亲的过早离开人世,而强势暴躁的父亲更加深了他的无能卑微。毫无价值的人最早学会的就是苟且偷生,所以他压抑,勇于认错只有这样才可以在没有温暖的状态下生存。
当兵是这个家庭的夙愿,准确的说是父亲的——这个家庭绝对的权威的夙愿。只是因为当兵省钱,给贫困的家庭减轻负担。而征兵的人(史今)恰好又有着和三多同样的家庭环境和遭遇,由此形成强烈的拯救情结,对史今来说拯救许三多就是拯救当年的自己。这也是他们的战友五六一讨厌三多的原因:你可怜巴巴的样子比我更像一堆扶不起的烂泥,让他(史今)更想来帮助你。史今的出现,替代了三多生命中好父亲和好母亲的角色,在他延迟的青春期里。终于有人用合适的方式照顾他、关心他。当兵同时获得了现实中的父亲和理想中的父亲的认可和照顾,在许三多短暂的十几岁的生命里开始体验价值,作为一个人的价值,为了这些人们往往创造奇迹!
他太笨了!自己都认为自己是“骡子”。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也会被远远的打发走,混个几年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比起他的老乡成才有理想、有抱负、对未来充满希望,他们就像站在两个端点。通俗点说他们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新兵训练结束后他被分在红三连二排五班,那是一个没有理想也没有希望的地方,没有人想起、记得、在意、关心的地方,这样的地方足以让一个最优秀的班长(老马)丧失斗志,因为没有“指望”。你失望是因为曾经有希望,理想和希望他本来就没有,也许有只是小的可以忽略不计,只要不去喂猪就已经很好了。没有理想和希望,对这样的人来说,活着就是活着,做自己该做的事,不为领导、同伴或者任何人,只是应该那么做。
没有理想也没有希望的状态下,人们多会去寻找那个安慰自己的“奶嘴”,比如打牌,喝酒等等,三多选择的是修路,因为班长(史今)告诉他要“好好活,有意义的活”,修路是有意义的事,至于有什么真正的意义他没想过也想不出来。在这里他遇到了另一个好父亲老马,他从三多身上看到了一个好士兵的影子,一如当年的自己。聪明人的世界里,“傻子”就像一面的镜子,照见丑陋、难看的自己,这是他在这里曾经被排挤的原因。尽管别人都觉得这里既没有理想又没有希望,但对许三多来说,理想和希望过于奢侈,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被人接受和认可,“虽然很久以后我才明了发生什么事,可当下,我只有一种感觉,我有朋友了,我不用再羡慕别人了。 ” 我们其实也都为这些活着,只是要的更多并且披上了更为豪华绚丽的外衣。
离别是生命中永恒的主题,一个人的成长尤其需要离别。第一次离开家是三多命运的转折,第二次是离开五班去钢七连,他哭的撕心裂肺“我离开过家,我不要再离开家了。”所以离别又是痛苦的,一如当初我们离开温暖的子宫来到这个冰凉的世界,“剪短脐带”就意味着人格的逐渐独立。痛着痛着就习惯了,所以当三多再次离开钢七连去老A之时,他只是有些犹豫,尽管知道去老A是他们拼了命挣来的。
现实总是比理想残酷很多,希望越大失望越多,老A的特训生活不仅没有理想没有希望,连仅有的尊严也被剥夺,最后你知道这是指挥官特别设计的,这样的设计只有一个目的:当真正的战争来临,你会处在这样的状态中,没有理想没有希望没有尊严,你还可以做什么?仔细想想我们的生活何尝不是这样,当生命进入低谷,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你还可以做什么?也许只是活着,做那些应该做的事情,等待黎明前的曙光。
这部戏实际上看点很多,一个杰出人物的诞生通常需要无数机缘巧合。许三多的童年其实是一部创伤史,母爱严重缺失,长期在暴力虐待和同伴欺负下长大,毫无价值感。这样环境中的人长大可能最后就是反社会人格的典型代表。命运不会那么不公平,在他青春期开始混乱的时期,有了无数“好父亲”出现,史今、老马、团长、连长高成、袁朗,尤其是老马和史今直接间接的因他而离开,象征着俄狄浦斯期的“弑父”,完成了他心理层面超越父亲的感受,这是他一步步越走越远的基础。
成才和许三多,属于一枚硬币的两面,袁朗曾明白地指出“你(成才)和许三多根本就是一类人。”观察两人关系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老乡”事实上是同一个人的两种极端人格的呈现:许三多代表了人心中卑微、木讷和保守的一面,成才则是人表面的自负、圆滑、和个人中心主义。也可以认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糟糕的自己”,不是糟糕的许三多就是糟糕的成才(当然指未完善之前的人格),如何将这些糟糕的东西转变为“良好”,是我们一生的事情。
在老A,许三多被命名为“完毕”,意味着他成长到了标志性的阶段,青春期的整合基本完成,形成独立的价值观、人生观,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呆头呆脑的少年。由此一个真正的“兵王”诞生,这样的人是值得我们欣赏的,但无法效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巧合,命运跌宕起伏,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你和别人总是不同!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