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李孟潮
    动物保护主义甚嚣尘上。
    动物保护主义者的虚伪性表现在他们只保护某些动物,而对其它动物格杀勿论。
  远在雪域高原的藏羚羊,热带丛林的亚洲象,它们很容易就被人们喜欢,任凭人类的想象变成我们可爱的邻居、朋友、家人。因为我们总是见不到它们。
  没有几个人会关心那些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动物的生命。
  有人愿意保护老鼠、苍蝇、蚊子、蛔虫的生命吗?
  有人在大快朵颐的时候,会想到水煮鱼片、香辣龙虾、宫保鸡丁、烧烤乳羊这些菜名的背后隐藏着生灵涂炭的悲剧吗?
    创伤心理治疗中有个技术,叫做“慈心观”,是从佛学借鉴而来。
  这个技术一开始是对自己内心的童年自我说一些祈祷的词语,“愿你平静。愿你快乐。愿慈爱充满你。愿你远离恐惧。愿你远离苦恼。愿你愉快。愿你自由。愿你爱人及被爱。”
  然后对自己的成人自我输送慈心,
  “愿我平静,愿我快乐,愿我远离苦恼……”
  然后再对自己所爱的人输送,
  “想象在你眼前是你所爱的人。想象把慈爱输送给他。就像我希望快乐一样,愿你快乐。就像我希望平静一样,愿你平静。就像我希望远离苦恼一样,愿你远离苦恼。就像我希望远离恐惧一样,愿你远离恐惧。”
    接着慈心观可以逐渐扩展,扩展到家人、朋友、社区、城市、国家、世界,最后扩展到整个宇宙。
  在慈心观的最后可以想象把慈爱输送给全宇宙的所有生命。“愿各处的所有生命愉快、平静远离苦恼。”
  心理治疗的所有技术都会同时用于治疗师本人。
  那天晚上我正在对全宇宙的生命输送爱心,“愿各处的所有生命愉快、平静远离苦恼。”
  一只蟑螂在我脚前匆匆而过。犹豫了一会,我还是没有大开杀戒,它也是宇宙生命的一部分,就像我希望愉快、平静远离苦恼,不要被别人一脚踩死一样,愿蟑螂愉快、平静远离苦恼。
  这样一周过去。蟑螂们大概也发觉我是不会杀害它们的,开始在家里迅速繁殖。有一天晚上我走进厨房,居然看到几对蟑螂情侣在桌子上正行周公之礼,见到了我也不躲避。
  据我观察,它们已经繁殖到至少第三代了。
  我的家成了蟑螂的伊甸园,我却成了充满矛盾的哈姆雷特,“杀,还是不杀,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终于有一天,我半夜醒过来,开灯一看,一只有我拇指那么长的蟑螂就趴在我的枕头上。
  慈心被我扔到九霄云外,我必须承认,我可以眼噙热泪地为这个宇宙所有生命祈祷他们平安宁静,可是无法承受蟑螂和我同眠共枕的。
  第二天一早,买了杀虫剂此处喷洒,一边喷,一边心里说,“谁叫你们惹我的,你们快搬走吧,不是我想要杀你们,你们自己碰上死了不关我的事情。”
  我知道,那是自我欺骗,其实我就是一个为了自己日子过得舒服,就可以虐杀昆虫的生命的家伙。
  接下来的一周,是蟑螂家族大毁灭的日子。每天清晨起床,就会看到横七竖八的蟑螂的尸体。
  从它们的身体来看,我估计从蟑螂家族的爷爷奶奶辈一直到孙子孙女辈都无一幸免。当然了蟑螂儿童是死伤最惨重的。
  后来就轮到身体强壮的蟑螂青壮年了,经常看到了它们中了杀虫剂的毒,在地板上四脚朝天的痛苦挣扎。
  那天我终于又开始大发慈悲,把那些还没有死、正在挣扎的蟑螂扫到簸箕里,扔到马桶中,冲水。“但愿你们逃过此劫,到别处重建家园吧。”
  我想如果这些蟑螂能够侥幸逃生的话,在蟑螂历史中,将会传说——
  古远的时候,我们蟑螂家族生活在伊甸园中,生命之神的爱照耀着我们。
  后来,死亡之神来了,他装扮成生命之神的样子,但是却要杀光我们。伊甸园变成失乐园。
  就在我们濒临绝种的时候,生命之神再次回来拯救了我们,他发起了一场大洪水,拯救了我们蟑螂。
  
  后来,我做慈心观的时候再也不会对全宇宙的所有生命发送爱心了,我承认我只能做到对我自己和我所爱的人发送爱心。
  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我心里面仍然充满着仇恨,仇恨蟑螂,仇恨老鼠,仇恨苍蝇、蚊子,仇恨肮脏和恶心,仇恨口痰、眼粪鼻屎以及随地大小便。
  在仇恨中,我变得和我仇恨的对象一样可恶。
  在被杀害的蟑螂的眼中,我就是个万恶不赦的杀人魔头。
  热爱一个让我神清气爽的生命很容易,其实这种爱来源于自恋;热爱所有的生命,而不带任何偏见,就异常艰难了。
  
  很多来做心理治疗的人无法原谅自己,因为他们心中有恨。尤其是恨他们的父母,因为父母伤害过他们。
  他们认为,恨这种情绪是不道德的,不应该存在于自己的内心。
  我经常安慰他们,“是人都会有恨的,你有我有所有人都有。别太过分就行了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