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美)杰拉德·斯考尼沃夫
    精神分析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攻击,最近,怀疑弗洛伊德及其精神分析疗法,甚至怀疑心理治疗的动向表现的尤其尖锐。弗洛伊德详尽解说了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是做什么的,但他没有提到心理治疗师“是”什么。因此,我设计了这份宣言,一方面可以回应对弗洛伊德和心理治疗的攻击,另一方面则是想重申我对于成为一名治疗师持什么样的观点。
    1.心理治疗师要拥有一个健全心智的声音
    要拥有一个心智健全的声音,治疗师本人必须知道什么是“心智健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精神错乱标准,不同的心理学家和治疗学派也有各自的诊断标准。如果一个学派自身不健全却自称是健全的,就会演变出形式独断的精神错乱。某个学派会说:“自尊就是健康,健康就是自尊,你知道这点就足够了。”而另一个学派会说:“有节制的攻击性就是健康,健康就是有节制的攻击性,其他都不重要。”又一个学派会说:“人际关系良好就是健康,健康就是人际关系良好,其他都微不足道。”这些主张和观点其实是从不同方面看同一事物。
    心理治疗师的心智健全超越时间、地点和任何治疗学派。它是自身的感情融合但又不让感情支配行动;它能够区分理性防御与非理性防御;它能够理解真实的爱与自恋的爱;它是详变事实与错觉、观念与意识形态、希望与迷恋、需要与沉溺的能力。它意味着能保持清醒和谦恭,知道自己何时处于疯狂,何时处于冷漠,并能加以处理。
    2.心理治疗师是治疗的精通者
    达到心理治疗精通的程度,意味着自身与环境达到了和谐一致。和谐意味着在生活中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能自觉接受;和谐意味着理解并消化个人内心长久积聚的仇恨与轻蔑、追求正确和优越的需要、与我们认为最正确和优越的人结盟的需要。精通治疗的人知道自己有时是正确和优越的,有时是错误和低下的,当然通常他对自己是充满自信的。精通治疗的人没有政治信念、动机和信仰,他质疑所有的政治信念、动机和信仰。
    心理治疗师有老年的睿智和孩子般的天真,他了解追求短暂的满足是愚蠢的,所以他能够远离诱惑;他了解政治的本质是多变的,所以不会屈服;他觉察价值观的本质是狡猾的,所以不会轻易赞同。心理治疗师在来访者最激烈的辩论、恳求、诱惑和操纵面前仍能保持坚定的立场。
    来访者可能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他们以令人无法抗拒的方式召唤着爱和渴望,但治疗师知道此时让步就等于终结治疗。来访者可能会雄辩地想说服治疗师自己是“昆虫”,而治疗师是“小鸟”,此时治疗师必须表现出对他的特别体谅。他可能会主张治疗师和他一样是“昆虫”,所以应该和他一起来对抗世界上的“鸟类”;或者他会坚持认为他们两人都是“鸟类”,所以他鼓动治疗师一起来嘲笑世界上的“昆虫”。治疗师知道与来访者陷入这样的争论就是成为终结治疗的帮凶。来访者可能会哀嚎、哭泣、虔诚恳求,此时谁不马上对来访者加以抚慰,似乎就显得毫无同情心;但治疗者知道一旦屈服于这种操纵,就等于锁上了来访者的疾病之门,然后扔掉了钥匙。
    治疗师既在来访者之上又在来访者之下;治疗师走在来访者前面一点又不超越他太多;治疗者支持来访者但又不在后面强行推他;治疗者挨来访者的揍,但又从不回揍来访者。
    3.心理治疗师是先导者
    治疗师坚持真理,反对疯狂。当其他人头脑不清醒时,治疗师仍然保持稳定;当其他人在追赶新潮流时,治疗师仍坚持做不媚俗的事;当其他人在最新的思潮中狂欢时,治疗师却敢于触摸那些过去历经尝试并被证明是正确的观念。当其他人转向那些非自然的事物,并称它们为自然事物之时,治疗师却避开那些非自然的事物,并再次肯定那些自然的事物。
    治疗者静静走向现实的而不是那些非现实的道路;这条道路不仅对少部分人,而且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这条道路慢慢地带给人们满足,而非迅速带来幸福快乐;这是条信心之路,而非胜利之路。因此,即使其他人宣称时代已经改变,那些不随时代一起改变的人是不可救药的落伍者,治疗师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已有的真知不变。治疗师不与群众对抗,只是简单地而丝毫不受干扰地追随着传统的真知,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在黑暗中点燃一支小小的蜡烛。
    古人说的很有道理:“太阳底下无新事。”这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一些表面的标准;只是人们和他的自我陶醉感改变了。所以来访者可能走进我的治疗室,充满自信和热情地说:“我很正常。时代变了,如果你说我不正常,你就是在冒犯我。”我会回答说:“去吧,去保持你的正常!我会呆在办公室里,开着门,带着觉醒的心灵。如果你发现那条标记着“正常”的道路不能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你就回到这里来,我们可以再谈一次。先去走你自己的路吧,改天再回到我这里来。”
    4.心理治疗师是真理的守护者
    治疗师让真理自然显现,而不是去试图鼓动、引导、刺激或扭曲真理。治疗师不会把真理描述得比实际情况更柔和或者更冷酷,他只是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让真理现身。
    因此,无论来访者说出了什么,在治疗师耳中听不到邪恶。如果一位来访者宣称他想做坏事,例如想伤害他母亲的生殖器,治疗师应该目不斜视;如果一位来访者大叫她幻想她父亲、叔叔、三个远房的表兄弟,在扬基运动场左边的靠墙地方与她进行口交,治疗师连眉毛也不抬一下;如果一位来访者吃吃地笑着说,如果上帝死于痔疮那就太好了,治疗师的鼻孔既不会张大也不会颤动;即使来访者笑得非常灿烂,脱口而说出治疗师是人道主义的抽水马桶,这也丝毫不会惹恼治疗师。就当来访者放了个屁,并随即飘入了宇宙黑洞——是的,治疗师的嘴既不会为此闭得更紧,也不会为此分泌更多的唾液。
    5.做一个真正的心理治疗师
    当然,没有人可以完全达到以上这些标准。但这是我们想要逐渐靠拢的一个理想目标,是否能够达到需要碰运气了。有时候,治疗师会避重就轻,附和社会上的非合理合唱,甚至迷失自己的方向,跟随时尚而改变自己的标准,为了感觉更舒适而歪曲令人不快的事实。但在那些时候,他就不再是位治疗师了,他已经加入了制造虚假希望的行列,也加入了功利性的把治疗人视为快速修理“机器”,以及移置仇恨和盲目自负者的行列。
    总而言之,治疗师将会宽恕他自己,宽恕来访者,宽恕整个世界,回归到最谦恭温顺、最天真质朴的自我。他知道,最终,在所有的心理分析进行之后,在所有的干预实施之后,治疗师仅仅还是一个治疗师——是人类巨大有机体中的一个微小部分,宇宙细胞中的一个小细胞。他知道每个细胞相互联系,没有哪个比其他细胞更重要。每个细胞都有它的使命,并努力为完成这一使命——仅仅为了这一使命——而生活着。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