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李梦潮

    周星驰的电影是我看过的最忧郁的电影。他的片子甚至要比伯格曼的《第七封印》还要阴沉、黑暗和绝望。

    伯格曼是在反思探索抑郁和焦虑的根源,像个精通精神分析的哲学家,一个在思考抑郁的人本身是不抑郁的。就像一个在写抑郁症教科书的精神科医生,如果他本人深陷抑郁之中,是不能提笔疾书的。

  而周星驰却浸淫于抑郁的海洋中。每部影片都充满着小人物的愤怒、绝望、无奈和泪水。然后这些情绪如同海啸般暴发,变成了一个个接踵而来、时空倒错的躁狂幻想。一串串的笑声其实是那颗绝望的灵魂对抗抑郁之魔时发出的咆哮。这种抑郁和躁狂的辩证法在《功夫》里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主人公阿星是个饱经创伤的人。他的肉体和灵魂似乎生来就是要被人虐待、被人蔑视、被人欺骗的。影片的前半部分充满着阿星遭受离奇身心虐待的场面。
  影院里面所有人哈哈大笑,我笑得流下了眼泪。这时候,我想起一位人格障碍的患者,她告诉我她母亲如何千方百计地对她进行言语和身体虐待的时候,我差点笑了。因为我必须把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当作是一场滑稽电影,要不然我就必须承认这一切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母亲会如此恶毒地虐待自己的孩子。当母爱变成虐待,当家庭变成地狱,你就不会继续流泪。真正绝望的人不会流泪,他们流血,自杀时汩汩而出的血。
  这个世界远不像充满青春期幻想的、一厢情愿的伪人本主义者想象的那么美好。我们一群心理医生在做临床讨论会时,经常会出现可怕的沉默,然后便是一堆堆连珠炮似的神经质暴笑。不明究竟的初学者来了,往往感叹,你们真快乐!做心理医生真好。他哪里知道,这群心理医生正是通过躁狂症式的欢笑,否认他们内心体验到的绝望和悲痛。要是他们不拼命地笑,就必须痛哭失声。
  那天我在黑漆漆的影院里,和一大堆人一起在否认阿星的绝望和无奈。笑声最多的地方往往提示着,这里没有真正的欢乐。就像讲述惊天动地爱情故事的电视剧,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那种东西不叫做爱情,叫做幻觉。终于阿星的绝望变成了愤怒和暴力,这在周星驰的所有影片里都会出现这个情节。
  打戏开场,让我们一起流血吧。
  本来那个受尽凌辱的小人物、小乞丐、小流氓,不知怎么就天降好运,突然具备了绝世武功,本来是被攻击的对象,现在变成了攻击者。他开始疯狂地复仇,用丝毫不逊色的残忍手段回击那些虐待他的人,并且夺回属于他的姑娘。这和那些遭受过虐待的人格障碍者一样。他们往往变成爱情杀手,寻找一个个人进行虐待,狠狠掐熄对方心中爱的火花,让对方对爱情彻底绝望,就像他们当年心中爱的火种被无情毁灭一样。
[ 点这里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