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原创][经典]

预约咨询
电话预约:15559636000
      13987622019
点击这里预约
地址:新亚洲体育城星都国际四栋六楼

李小龙  
    大凡人都喜欢为自己遇到的事情找一点根据,以求得内心安稳。碰见得意之事,兴奋的同时以为自己运气好,若事情好得出乎意料,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比如范进中举,就要以为是天意,命中注定了。不如意的事情也一样,以为命中有此一劫,加上烧香祈求神灵保佑,就比较容易忍受过去。书上说人是理性的动物,用在这里正合适,理性的要求是寻求因果,事情无论好坏,总有个原因,不管归于自然规律还是命运、神祗的作用,总之有个落脚处,就一切都通顺了。
   这种心态延续下来,于是认定每有异常之事,必有特别的征兆,而且不只限于闾巷传闻,还被纳入正史。比如《史记》载,刘邦的母亲“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说刘邦是龙种。《明史》说朱元璋出生更奇:“及产,红光满室。自是夜数有光起,邻里望见,惊以为火,辄奔救,至则无有。”无非都是要说,这些人非同一般,日后君临天下是理所当然的事。
    外国人似乎也有类似的心态,不过他们更相信预言。希腊神话中的诸神之王克洛诺斯娶妹妹瑞亚为妻,生了好几个孩子,因为有预言说,这些孩子中有一个长大后会推翻他,克洛诺斯于是把每个刚出生的孩子都吞进肚子里。这些孩子中有一个就是宙斯,瑞亚设法保住了他。宙斯长大后真的废掉了克洛诺斯,并迫使他把吞吃的孩子吐了出来。古希腊人相信预言或者有些巫术的味道,但实际上更像精神分析所说的潜意识流露。在索福克勒斯的名剧《俄狄浦斯王》中,当全国瘟疫肆虐时,身为国王的俄狄浦斯求助于预言来找出真相,而那预言所说的正是他做过而自己并不知道的事。
    拿俄狄浦斯的故事来解说精神分析的弗洛伊德,对预言也颇有点相信。1885年,弗洛伊德销毁了他的大量笔记、书信和手稿,目的是要给他的传记作者制造困难,那时他29岁,精神分析框架尚在酝酿中,但他显然已经知道自己后来会成名人。1938年,弗洛伊德在离开维也纳去英国前夕,又烧掉了大量文稿,以至于他的传记作者不得不从他的专业著作如《释梦》中寻找材料。虽然如此,但他却反复提到关于他出生的一个说法,据他讲,他刚出生,一个吉普赛女巫就对他母亲说:你为这个世界生下了一个伟人。
    听起来属相面一类,因为还没有神奇到尚在胎中就有瑞气盈室。不过预言确实给弗洛伊德带来些实际的好处,比如父母一直认为他将来会发达,他自己也在选择大学专业时考虑过学法律,将来入政界。弗洛伊德的传记作者都会讲到他在家里的特权:在一大家人住房拥挤的条件下,还是学生的弗洛伊德却拥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弗洛伊德的妹妹喜欢弹钢琴,但因为他嫌吵,钢琴就从家里消失了。这些大约都和那个预言有点关系。
    出生前就有异兆,假如真有其事,那多半也要几百年才出一个,普通人难有此福分。倒是生下来要得到一个大吉大利的彩头比较容易,宾客为了让主人喜欢,算命者出于职业需要,好话都可以随口奉送,但将来并不一定应验,如同炒股,所有讲的都是赚钱,结果却大半不能兑现。天下父母无不为孩子着想,即便空头支票也不妨开出来,当作自己的储蓄提前透支。到花费殆尽时,也不用烦劳别人,干脆自己来编造,不托神异,不借预言,自己设计出一条功名捷径,勒令孩子遵从。与此相比,我反觉得征兆、预言之类要稳妥些,至少给当事人和旁观者一点心理上的根据,即使虚幻,也算有所依托,不至于昏了头。
    我并不相信弗洛伊德从他母亲那里听来的预言与后来他的成功有什么联系,但至少有一点,这预言让他的母亲始终对他抱着挚爱、赞赏和信心,而不曾对他说出“我花钱供你上学,你却如此不争气”之类的话,把养育孩子做成交易。从这一点说,我倒希望天下父母都相信一个预言:你为这个世界生下了一个伟人。到那时节,伟人不一定增加多少(伟人其实也就是凡人),倒是很多孩子会更快乐些,是一定的。

[ 点这里返回 ]